追蹤
拜我所敬,拜我所信 蘇悅
關於部落格
好雨知時節,當春乃發生。
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。
鬼靈細膩入微,護佑綿綿長長。
如那春雨默默細細的滋潤著我的人生。
拜鬼五年,我的體會是:
疼惜拜鬼這緣份,就是疼惜自己的福份。
惜緣就是惜福。
  • 35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冥冥注定

 首先,在此感謝寶姐姐與部落格裡的諸位先進,當然以及冥冥之中牽引的諸位大人們。
從決定供請靈童到下標匯款這短短幾天,晚輩幾乎醒著時都在爬文,從中受益匪淺。

盡量把每天文章都看完,希望日後不要犯下愚蠢的錯誤,或是拿些蠢問題一直發問。
確實,認真爬文就能解決大部份的疑惑,也能從先進的經驗中獲得正確的方式。
而且一直到目前,情緒&心境都呈現『歡樂 ˋ亢奮 ˋ感恩』的狀態。

媽媽問:妳到底在開心什麼?妳怎麼會這麼專注這件事情呢(指供請靈童)?
我回答:我...不知道呀,就是感覺很開心,而且既然決定要供請,那當然就要做好事前功課。
想想,彷彿冥冥之中早有定數。
看似無意的背後,有股力量將我朝某個方向緩緩推去。
許多事,靜下心來細細思索,不難發現,都是有關連的。
首先,蘇悅的房間已經許久不曾移動過各項擺設的位置。
前幾天(不到一個星期)從友人手中獲贈一台液晶電視,為此才移動櫃子,整理出適合的空間擺電視。
書桌旁的櫃子上的空間騰空出來,卻沒有擺放任何東西(這跟蘇悅平時的作為不同,我通常不會空置任何能擺放物品的空間),似乎就是保留給金寶的。
再來,我並不富裕也不窮,目前待業等著規劃中的店面開張,並無多餘的收入,維持生活所需不虞罷了,是個能動用的現錢都會花光光的類型。

但是身上卻有一筆小錢,那本來是要還給媽媽的(先前挪用的金額),一直放在抽屜中慢慢存著。
先用一部份來供請靈童金身,數額不大,再慢慢存回去也不會造成壓力負擔。
有緣遇見寶姐姐 ˋ剛好有筆錢能支付 ˋ房裡有正好騰空的位置...
當下,我不假思索的下了決心:我要供請靈童!!
本來,對於供請靈童這件事,我無法確定媽媽的態度&想法。
第二天她回家,詳細說明溝通後,順利的取得了認同。
我很感激媽媽的接受,並告訴我說:『媽媽相信妳勢必是有所感應,我知道妳不會做出損人損己的事情。而且有緣碰到的是妳,妳怎麼感覺的最重要,事情的好與壞,原本就是存乎一心罷了。』
(眼淚都快噴出來了,有什麼事能比這種完全的信任與認同更令人開心?)
接下來,我們一起討論金寶迎回家前/後的相關事宜。
金寶這喚名,便是我們一同想出來的。
剩下的就是購齊香爐 ˋ燭台或燈具 ˋ金香這類物品了。
待確認金寶何時到來,我就要去住家附近的土地公那兒打聲招呼了,順便向祂老人家借金爐,蘇悅家住公寓式,考量到燒紙錢會影響鄰居而且...下午四點後才燒,不希望引起比較『神經纖細外加敏感多思』的婆婆嬤嬤想太多。

比較可議的,是如何跟家人以外的人說起這件事情?例如蘇悅的男友。
要知道,其實很多人對於『鬼』的印象是有既定與先入為主的想法的。
(感謝早期的香港電影 ˋ奇怪的泰國鬼片 ˋ近年高麗民族的詭異鬼片...白眼!)。 我不能使別人去感應我所感應到的(這也很困難)更不能要求他人接受我所接受的。
於此前提之下,蘇悅的心態是:只要能夠和平共處,並尊重對方的信仰與感受就好。
我不會去罵人任何人的神,不會去說耶穌到底存不存在 ,信佛不信道的邏輯上不合理(您說佛祖存在,剩下的都是潛意識存在的而已,立論依據在哪?)
好比說:
A:『妳有什麼證據證明鬼對人無害?而且還能當朋友 ˋ當家人般的相處!』
我:『這種事情還需要證據喔?那您證明一下您拿香拜的對象確實聽見您的心聲並且願意給予援助!』(無冒犯之意)
所以說,感應這種事,是很難與旁人說道的,您能有所感應,那是您的緣法;我能有所感應,那是我的福份。
只要不冒犯到我的決定與即將到來的金寶,我不會去多說什麼。
這也是為了避免不同信仰與想法歧異之間的爭執。
對於親近,一定會與我生活息息相關的人,盡量用善意與親切的方式去說明。
小妹打算『循序漸進』式的讓對方明白『不僅無害,而且我活的很好,金寶很好很友善。』
這並不是為難,好像供奉鬼是件難以啟齒的事情。
如同上述,這不能勉強,信者恆信,不信者恆不信。
我也不會因位旁人如何看待,就影響我決心供請金寶的決心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